官方永利国际开户 > 集团动态 > 华钜镕老虎山上铸忠魂

打印

2019-04-23 13:29

华钜镕老虎山上铸忠魂

  古道王启超  华钜镕,原名嘉寅。

1882年2月出生在今跃龙街道华山村的一个小康家庭。

青少年时代,钜镕喜读兵书,常习武。 雅兴来时,吟诗作词。 平时秉性刚毅,好打抱不平。 有一次,20几岁的华钜镕,有事去镇海,听得乡人报告,玉泉寺的一位伙工,被一家店主诬为窃贼而吊打。 钜镕一时性起,赶到店家,为同乡人抱不平,并交涉索赔了一些养伤费。   光绪三十四年(1908),华钜镕考入武备学堂学习军事。

学堂总办伍元芝倾向革命,华钜镕深受其影响,常常向家人读起武备学堂厅柱上的一副楹联:十年教训,君子成军,溯数千载,祖雨宗风,再造英雄于越池;九世复仇,春秋之义,原尔多士,修鳞养爪,毋忘寇盗满中原。   华钜镕于宣统二年(1910)武备学堂毕业,被委任新军23团3营9连连长。 该营营长薛炯,也是宁海人。

  华钜镕在杭州期间,与新军中的宁海籍将校叶颂清、童保喧、葛振、薛炯、尤芬等人结交甚深,常同光复会员相聚一起,投身革命活动。

同时,华钜镕对家乡的变革十分关心,有一次,大女儿凤楼请人裹小脚,正在家探亲的华钜镕获悉,当即将女儿的小脚鞋砍成数段,从此,大女儿不再裹足。

  1911年10月10日(农历八月十九)夜武昌起义爆发。

此时的华钜镕已推为校级军官。 11月3日,革命党人连夜召开紧急会议,决议于次日11月4日,各部队同时起义。

新军81标代理统带朱瑞集合号令,华钜镕带着全体士兵臂缠白布,手持武器,齐集操场。

是晚12时,华钜镕身先士卒,经艮山门及清太铁路城洞进城,包围旗营,经几番英勇攻击,旗营缴械投降。

  11月6日,在省军政府任职的童保喧委派华钜镕来宁海响应光复。

华钜镕欣然带领6名部属即日赶到宁海,一举扣押了知县,宁海即日光复。 众百姓在欢呼庆贺中,纷纷要推华钜镕出任主持县政。 华钜镕婉言解释道:“我光复宁海,不是为做官。

我乃一介武夫,军人不从政。 ”随即,向众人推荐了清管带花春廷为代知事。 华钜镕家中亲人均在城郊山头华,近在咫尺,但他“三过家门而不入”。 宁海光复的第二天,华钜镕就带着士兵返回杭州。   浙江光复时,江苏的革命党人也已发动起义。 但张勋的武定军固守南京,攻之不克,故急电浙江,要求派军援助。 “浙军攻宁混成支队”出征,以华钜镕所在的三个营为骨干。   华钜镕的步兵营把南京城墙摧毁几处,乘势冲锋入城。 苏浙联军各部也陆续进城。 12月2日,南京光复了。   未久,在全国各省的代表集议群请下,孙中山入南京主持大计。 总理入城时,华钜镕列队拥护,并带部队担任警戒任务。 在庆功祝捷中,孙中山亲手赠送浙军有功将校精制宝剑一把,华钜镕把它一直珍藏身边。

死后由家属保存至解放后,惜在“文革”中被抄走。

  金陵首都奠定不久,中山先生辞去临时大总统职,袁世凯篡夺了革命成果。

  4月,袁世凯组筹安会,妄图称帝,朱瑞竟上表劝进。 还用卑劣手段杀害辛亥革命战友王金发,以博得袁世凯的欢心。

华钜镕跟随童保喧发动兵变,包围将军署,赶走朱瑞。   1919年5月,童保喧病逝于厦门。 徐世昌大总统追认童为陆军上将。

童保喧的灵柩奉旨回籍安葬,华钜镕特地护送回宁海,还携原配夫人到杭州,参加了童保喧的灵位入祠仪式,并在灵堂上又一次见到了出席祭悼的孙中山先生。   1924年,由于家中有事,华钜镕正在宁海。 9月初,华钜镕突然接到师部发来的急电,告知军阀孙传芳部正攻浙江,令之速返部队。

接此电文,华钜镕立即整理行装坐轿到薛岙乘船。

当华钜镕上轿时,突然轿脚发出折断声,送行者惊恐地认为此乃不祥之兆,纷纷上前劝阻他留下来,妻儿们也跪在轿边求他暂不要走。 面对眼前情景,为人忠勇的华钜镕对亲人们说:“国难当头,军令如山,不能违抗!”说罢,仍叫轿夫抬走,第三天就到达团部所在地江山。

  这时,华钜镕指挥300多人一个营,踞守在江山县老虎山,顽强阻击孙传芳闽军。

有位指挥官喊令道:“是自己人,不许还击!”华钜镕遂令士兵停止还击,闽军接近时,才知道上当受骗。

华钜镕立即下令痛击,但为时已晚,华钜镕的腿部遭闽军枪弹打穿。 他临危不惧,依然骑在马上指挥反击。

战斗一直打到午后3时,紧要关头,浙军内部出现叛将,原驻衢队长、浙军炮兵团团长张国威与孙传芳有旧交,阵前倒戈作内应,致使身处一线指挥的华钜镕腹背受敌,身中7弹,壮烈殉国于江山老虎山麓,享年42岁。   华钜镕牺牲后,家乡亲属派其堂兄华嘉仪赴战地收殓,由于江山战斗激烈,浙师阵亡100多人于老虎山口,华钜镕又是血肉模糊,很难辨认,只得将他同阵亡的将士忠骨一起,就地埋于老虎山。

当时还立了一块很大的墓碑,此碑抗战时遭毁。

堂兄领了华钜镕的遗物回到宁海,华夫人就在华山村的黄泥堂建造了一座华钜镕的衣冠冢。

第二年清明,华夫人携大女儿华凤楼,在华钜镕生前的勤务兵华嘉祺陪同下,专程到仙霞岭祭奠亡灵。

为了表彰华钜镕的英勇功绩,国民政府授予华钜镕“绩忠可封”匾一幅。 此匾在文革中散失。   华钜镕生前穿的两套军衣(校官服),已由华的孙辈华荷英、宣贤、雅丽、宣杰一起赠送给县文物办保存。 上世纪80年代,在华山村征集到石鼎一个,约重百余斤。 老年村民说华钜镕每天清晨,举着石鼎上小洋楼,一口气能上下三趟,可见他膂力非凡。

打印
?